首页 手机品牌 正文

SMIC A股被列为“网络名人”,9个关键数字告诉你如何理解。

小编头像 小编 手机品牌 2021-10-02 16:10:44 4697
导读:[CNMO]从纽约到香港再到上海大约需要24小时。从纽交所、HKEx到上交所,SMIC用了16年!SMIC上市了。7月16日,半导体行业最炙手可热的“网红”SM...

[CNMO]从纽约到香港再到上海大约需要24小时。从纽交所、HKEx到上交所,SMIC用了16年!

SMIC  A股被列为“网络名人”,9个关键数字告诉你如何理解。  第1张

SMIC上市了。

7月16日,半导体行业最炙手可热的“网红”SMIC正式回归a股,登陆科创板。“闪电上市”、“IPO创纪录”、“开盘暴涨”等字眼格外闪耀。但新“网红”其实已经走过了20年,这20年的风风雨雨构成了中国芯片发展史的缩影。

接下来,CNMO将用10个关键数字帮助你理解SMIC。

20年

说起SMIC,有一个人无法回避,那就是张汝京。可以说,没有张汝京就没有SMIC,如果他没有在德州仪器工作20年,他可能没有强大的资格支持他的创始SMIC。

张汝京1948年出生于南京,很小的时候就随父母去了台湾省。他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台湾省大学,并在美国获得工程科学硕士学位和电子工程博士学位,为他进入半导体行业奠定了专业基础。

SMIC  A股被列为“网络名人”,9个关键数字告诉你如何理解。  第2张

张汝京

随后,29岁的张汝京进入美国半导体巨头德州仪器。虽然德州仪器在今天的科技圈里有些隐形,但它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芯片制造商。除了硬平台,张汝京的老板也是杰克基尔比,——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获得者,集成电路的发明者之一。张汝京从R&D和设计工程师做起,在半导体行业不断努力,参与了全球10多家大型芯片工厂的建设,由此获得了“建厂狂魔”的称号。

扩张的步伐遍布全球,但神秘的东方古国却静悄悄的。1996年,中国电子代表团访问德州仪器总部,问张汝京:“你愿意回国吗?”并留下一句“我们在北京等你!”离开之前。于是,回归祖国建设的种子在张汝京心中发芽了。

1997年,在德州仪器工作了20年的张汝京踏上了回国之旅。

50亿美元

SMIC不是张汝京回国后创办的第一家公司。20世纪最后几年,中国大陆的电子工业落后于世界先进水平,不需要人才,不需要技术。怎么办?张汝京只能采取迂回战略,在技术、设备、人才等条件较为优越的中国台湾省设立实达公司。他的想法是利用自己在德州仪器建厂的经验,后来把工厂复制到大陆,从而振兴大陆的芯片产业。

在张汝京的带领下,世界上最大的公司顺风顺水,但TSMC和UMC是他们面前的两座冰山。当时,TSMC已经成为芯片行业的领导者,掌舵人是17岁的张汝京人张忠谋,他曾在德克萨斯仪器公司工作。早在1987年,56岁的张忠谋辞去德州仪器副总裁一职,回到台湾省创办TSMC。在芯片制造领域,TSMC的领先地位是其他公司无法撼动的,所以有一个50亿美元的故事。

据报道,当时,一位来自张汝京和台湾省的行业巨头去一家私人餐馆秘密会谈了4个小时。后者将两个残酷的选择摆在张汝京面前:要么退出芯片行业,要么出售实达公司。张汝京的股东们没有退缩,而是做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举动,他们在没有告诉张汝京的情况下,以50亿美元的价格将公司卖给了TSMC。

张汝京立即失去了对实际公司的控制,感到愤怒、羞辱和不愿意.52岁的张汝京愤怒地离开了。

2000年

传奇的事迹总是带有一些夸张的传说。据张汝京自己回忆,以上“50亿”的故事,除了50亿,都是谣言。

事实上,张汝京一直参与TSMC对实达的收购。“他(张忠谋)开出了非常好的价格,并问我是否愿意。我答应了,他很高兴。”当时TSMC、UMC对实达表现出浓厚的兴趣,TSMC开出的价格是“原股价的8.5倍”,这使得TSMC收购实达顺理成章。

最重要的是,世界大学转学后,张汝京在内地设厂的愿望实现了。2000年4月,张汝京集资14.8亿美元在上海建立SMIC,300多名半导体工程师也随他去了大陆,其中很多是他们以前在德州仪器和世界大学的总部。

SMIC  A股被列为“网络名人”,9个关键数字告诉你如何理解。  第3张

这些离开台湾到上海工作的工程师都被张汝京的专业精神和创新精神所打动。此外,张汝京一丝不苟的品质也极具感染力,这无形中成为他凝聚人心的武器。据报道,几乎所有和他合作过的人都会提到这一点。“每次我在电梯里遇到他,他都能叫出我的名字。公司有几百人,他几乎能记住所有人。”

13个月

与其说时代造就英雄,不如说英雄顺应时代。张汝京携手300多名同样热血的工程师来到上海。这时,大陆也在鼓励半导体产业的发展。与几年前相比,SMIC的发展土壤更加肥沃。

“建厂狂魔”张汝京在上海这片热土上辛勤耕耘,以坚决的态度不断建厂、加速扩张。从台湾省媒体对张汝京工作状况的描述中,我们可以看出他对这个职业的热爱和投入。他甚至没有穿西装。他只是一件工作服,穿着一件旧的灰色毛衣,像一个传教士,他的桌子是由三块夹板组成的便宜货。

要知道,当时建晶圆厂的时间快如一年半,慢如两年,而SMIC第一家工厂只用了13个月。于是,张汝京“复制粘贴”的想法逐渐变成了现实。

从那以后,SMIC先后在上海建了三个八英寸芯片工厂,并将其产业扩展到京津。它在北京建了两个12英寸的芯片工厂,并在天津收购了摩托罗拉的一个8英寸芯片工厂。在政策支持和张汝京的大胆决策下,SMIC进入快车道,进入芯片代工行业第一阵营。

2004年

对于大多数公司来说,最缺的就是资金,上市是一个很好的融资方案。2004年3月,成立仅4年的SMIC以“中国第一芯片”的美誉在纽交所上市,以17.5美元的发行价募集了14.4亿美元的股本。随后,SMIC在香港上市交易。SMIC在纽约和香港成功上市,受到国内外市场投资者的追捧,融资金额近18亿美元。

这些资金的吸纳,为SMIC未来的进一步扩张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当时,SMIC主要将募集资金用于芯片厂的产能扩张。其中,北京12英寸芯片工厂的新建和天津工厂产能的升级需要大量资金,18亿美元的融资金额犹如天助。

2019年5月24日,SMIC正式从纽交所退市,为SMIC回归a股奠定了基础。

2亿美元

不过,这个伏笔有点深。SMIC在纽约和香港上市后,并没有想象中的美好时光,而是经历了一些波折。

2009年11月11日,一场亲友聚会在上海举行。很多以前没参加过的人都来了,他们只关心一个话题:张汝京真的要离开SMIC了吗?

在这一天之前,SMIC宣布了两大消息:一是SMIC与TSMC长达6年的纠纷诉讼终于结出了果实,双方同意达成和解;二是SMIC CEO、执行董事张汝京辞职,华虹集团原CEO王宁国接任。

如果SMIC发展太快,就是这两起诉讼的导火索。然后,并不是张汝京点燃了导火索,而是张忠谋,那个与他“同路”的人。

张忠谋

从2003年到2006年,SMIC两次被TSMC起诉,理由是张汝京的台湾省团队侵犯了TSMC的技术专利,甚至窃取了其商业秘密。在第一起诉讼中,TSMC要求赔偿10亿美元。相比之下,SMIC当年的收入为3.5亿美元。事实是,SMIC确实有几个基层工程师抄袭。张汝京在北京高院和加州对TSMC提起反诉,但最终结果可想而知。

当时间定在2009年冬天时,美国法院判决SMIC败诉。张汝京SMIC董事长江商州带着他们的律师团队飞往香港,与TSMC进行紧急谈判。作为张汝京的老上司,张忠谋没有留下太多好感。双方最终达成了和解。除了SMIC赔偿2亿美元现金和10%股权外,还有一个条件,即张汝京必须离开SMIC。竞争协议中的措辞越来越集中:从2010年起,三年内不允许张汝京从事芯片相关工作。

这份竞业禁止协议影响了张汝京后来的职业生涯。在告别了自己创办并倾注了无数心血的SMIC之后,张汝京继续着他的建厂之路,先后创办了LED厂、新生半导体、新恩半导体。

50%

至此,SMIC的张汝京时代翻了个身。在没有他的日子里,SMIC经历了一些磨难。

由于巨额赔偿,SMIC的融资和扩张能力基本为零。除了金融危机的影响,SMIC在2010年还录得超过30亿元的亏损!次年,SMIC管理层动荡,王宁国、杨士宁相继离职,但希望在新任CEO邱慈云手中重燃爱火。

邱慈云比张汝京小8岁,在SMIC成立时是运营部的高级副总裁。2005年,邱慈云过于“稳定”的商业运营策略与张汝京的快速扩张理念格格不入,前者立即离职。

然而,回到SMIC的邱慈云发挥了保持稳定和确保业绩的商业哲学,这是以前没有使用过的。他主张“放下野心,放慢脚步,稳步前进”,更加注重成熟工艺和高产,而不是追求最先进的工艺,同时将市场重心拿回国内。

与此同时,2013年前后,中国大陆的半导体行业迎来了新的变化。2014年,规模1000亿元的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基金成立。在国家资金和众多海归的帮助下,国内半导体产业开始复苏。

2009年,SMIC总收入中只有20%来自中国,到了2016年,这一数字在东风中攀升至50%。在此期间,SMIC扭亏为盈,市值也增长了数倍。

14nm

2017年,邱慈云辞去SMIC CEO一职,另外两位继任者开启了SMIC的新时代:一位是担任首席运营官的赵海军,另一位是担任TSMC和三星的梁孟松。虽然两人都是CEO,但分工明确。赵海军负责制造,梁孟松负责研发。

赵海军和梁孟松。

宋亮不是普通的R&D人才。他曾经是TSMC的资深R&D导演,所以见证并参与了TSMC每一代芯片工艺的R&D进程。2009年进入三星后,梁孟松帮助三星克服了20nm工艺的差距,比失去苹果A9芯片和高通订单的TSMC早半年研发出14nm工艺。

这样一个TSMC和三星都渴望的研发巨头,来到SMIC后自然给主角带来了光环。当时,SMIC开始放弃20纳米工艺,转而开发更先进的14纳米工艺。令人惊讶的是,梁孟松带领SMIC在不到300天的时间里成功开发了14纳米技术。不仅是从无到有的成功,产品良率也提升到了95%,这让SMIC的芯片代工竞争力更上一层楼。

不要认为14nm没有商业价值。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半导体销售市场规模超过2000亿元,其中14nm工艺产品占比65%。中兴证券研究所预测,到2020年底,14纳米有望占到SMIC营收的10%。

2019年9月,SMIC实现了国内第一代14nm FinFET工艺芯片的量产。2020年4月发布的荣耀Play4T手机采用麒麟710A处理器,由SMIC 14nm工艺制造。

6000亿

7月16日,SMIC正式登陆a股科技创新板块。开盘价为每股95元,远高于每股27.46元的发行价,涨幅为245.96%。总市值一度飙升至7000亿元,成为a股市值最高的半导体企业之一。目前,SMIC的总市值在6000亿元左右,甚至远超中石化。

招股书显示,SMIC科创板IPO约40%的资金将用于12英寸芯片SN1项目,即SMIC南方一期,SMIC南方主要用于R&D及SMIC 14nm及以下先进工艺节点量产,目标产能3.5万片/月,总投资120.4亿美元。

SMIC回归a股不仅是SMIC自己的事,也是中国半导体行业的趋势。20年前,张汝京与有志之士一起,用赤诚的心、满腔的热血,共同创建了SMIC。没想到,在时代的浪潮中,它用血泪书写了一部奋斗史。这段奋斗史不是中国半导体国产化的历史。

但我们不能被6000亿元的市值冲昏头脑。从理性的角度来看,SMIC被资本热情的过滤器所覆盖。从SMIC可以看到国内半导体产业的积极发展趋势,也应该认识到我们与国外先进水平的真正差距。一步一个脚印,继续努力,才能看到弯道超车的那一天。

本网站声明:网站内容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处理。

本文地址:http://www.sywebs.com/post/36590.html
若非特殊说明,文章均属本站原创,转载请注明原链接。

退出请按Esc键